「我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寂靜無聲的客廳中,我獨自一人慵懶地坐在沙發上,視線並沒有聚焦,僅僅讓下顎微微抬起、望著虛空。

 

  腦中不斷迴盪著相同的問題,卻沒有解答,彷彿身處於黑暗之中,摸不清方向。

 

  擁有人類的外表,本質卻不盡相同。

 

  我們的存在可以說違反了自然界生命的定義,我們開心會大笑、傷心會哭泣、害怕會退縮,我們受傷了也會痛、會流血,然而人類會成長,但是我們並不會,甚至沒經過孩童時期,就這樣無中生有似地誕生在世上。

 

  明明和一般人類一樣留著鮮紅的血液,但我們卻有著強大的特殊力量。

 

  這樣的我們,被視為了異類……

 

  我們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當我想得正出神,突如其來的腳步聲卻硬生生地再度將我拉回現實。

 

  被打斷思考的我,下意識瞄了一眼,便再次將視線移回原位。不出我所料,打擾我的罪魁禍首,是一名髮色略帶金色的棕髮少年,他就像是陽光型帥哥的代名詞一般,露出憨厚爽朗的笑容,但別被他那樣子給騙了,這傢伙超欠揍的!

 

  身高我記得是177公分,只穿一件紅色無袖背心和灰色的短袖T恤,咖啡色的腰帶下則是搭配一件深藍色的長褲,真虧這傢伙穿短袖不覺得冷,現在可是快冬天了啊!只能說真佩服這傢伙能這麼耐寒了,或許這傢伙是北極熊轉世之類的。

 

  「九源寺,在發呆呀?」他一如往常帶著爽朗的笑容朝我問候,接著走到我的前方,似乎是在等待我的答覆。

 

  看也知道我在發呆或想事情吧?而且是後者啦!是想鬧我吧?還是先無視好了……

 

  在心裡暗自下了決定的我 ,一動也不動,故意別開他的視線繼續凝視著前方。

 

  順帶一提剛剛他所喊出的九源寺正是我的名字,我的身高為154公分,或許臉蛋有些稚嫩吧?經常被誤會成國小生,令我有些無奈。至於體重當然是秘密,不過以我的身材一看就知道不屬於豐滿型的。

 

  我有著一頭淡紫色長髮,在交叉的瀏海下有著和髮色相同的瞳孔,皮膚白皙,頭上則是戴著類似摺疊扇造型的髮飾,一共有五片邊緣為紅色而整體為藍色的梯形所構成。

 

  衣著方面,穿著袖口有鋸齒蕾絲邊的淡藍色T恤,內搭在短袖下顯而易見的白色長袖,胸前有著玩偶常有的紅色大蝴蝶結,上衣下則是搭配淡藍色的多片短裙以及白色的過膝吊帶襪。

 

  好的,自我介紹就到這裡結束吧。

 

 

  不久,他見我沒有反應,苦笑一聲說道:「我說啊……好歹也跟我打聲招呼吧?」

 

  嗯,說的也是,連聲招呼都不打就直接無視對方的我確實不好,換做是我心裡一定也不好受,但我現在不太想被打擾,還是先告知他一下吧,有時安靜的思考可是一種享受呀。

 

  「抱歉,我在想事情,先……」

 

  「別這麼無情嘛,打個招呼有這麼困難嗎?」我的話還尚未說完,他卻像是沒聽到似地笑了笑,並戳了一下我的臉頰。

 

  「聽我說完!先不要……」

 

  「擺出這副表情可是浪費了妳那可愛的臉蛋。來,笑著說句你好,順便綁個雙馬尾怎麼樣?」接著變本加厲地將我的頭髮把玩成兩束,拉起來裝成雙馬尾的樣子。

 

  「……」

 

  我就說這個人真的神煩的啊!就這麼希望我綁雙馬尾嗎?你是雙馬尾控對吧?

 

  ……不對不對,重點完全不在這裡!難道被無視的是我嗎?我的話還沒說完就完美地被無視了嗎?

 

  保持微笑卻皮笑肉不笑的我,最後無奈地嘆了口氣喊出:「你好!這樣你滿意了嗎?」隨後氣憤地鼓起臉頰雙手交抱胸前鬧脾氣。而他只是稍微露出苦笑說著:「真是的,超級敷衍的啊……算了,不跟妳計較了。」無奈地聳了聳肩後鬆手放開我的頭髮,在我對面的沙發坐了下來。

 

  嗚啊,我好想揍他……到底是誰不想和誰計較啊?真是受不了,怎麼會有這麼欠揍的傢伙?咦?怎麼有股不舒服的感覺?此時,忽然發覺羽龍一邊傻笑一邊盯著我看。我皺了皺眉頭以看著變態的鄙視眼神發問:「你幹嘛這樣看我啊?很噁心欸。」

 

  「我只是在想,淑女應該有點淑女的坐相吧?妳坐著跟躺著沒兩樣耶。」

 

  「誰要你多管閒事啊!這樣坐比較舒服啊!」我嘟著嘴並將頭撇向另一邊,對羽龍發出微小的抗議。

 

  「順帶一提,這姿勢會讓別人看見妳的裙底風光喔,妳好歹是個女孩子,要有點羞恥心吧。」他立刻豎起食指滿不在乎地提醒。

 

  聽聞後,我立刻迅速地調正坐姿、雙腳併攏,臉頰因害羞而漸漸泛紅,接著對羽龍大吼著:「你、你這變態!白癡!這種小事不會早點說喔!」

 

  他卻只是笑了笑,問道:「妳是小孩子嗎?」

 

  「誰是小孩子啊!」我不甘示弱的回應。

 

  不料他卻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繼續調侃我:「妳的行為舉止不就很像小孩子嗎?」

 

  「才沒有這回事咧!」

 

  「妳說的沒錯,妳一點也不像小孩子,是我錯了,抱歉。」

 

  哎唷,這次這麼快就認錯啦?看在你這麼乾脆就道歉的份上,要原諒你也不是不可以,所以我就得意地回了一句:「哼哼,知道錯就好。」

 

  自以為獲勝而洋洋得意的我實在是太天真了,這其實是他要給予我致命一擊而設下的陷阱。此時的他彷彿預料到我的反應似的,露出了淺淺的得意笑容。

 

  在我語畢的下一秒,他立刻啟齒:「不是很像,包括外表在內妳根本就是個貨真價實的小孩子。」

 

  「……」在這一瞬間,我彷彿中箭落馬一般,從勝利掉落到了慘敗,反觀羽龍則是露出了勝利的表情,這場毫無意義的鬥嘴,是我輸了,還被羞辱了一番。

此時不禁令人聯想到原本要獲勝的拳擊手,因為沒發現對方的假動作,反而被對方的右鉤拳狠狠的KO在地上的淒慘畫面,而我正是倒在地上的那位拳擊手。

 

  啊,右鉤拳……

 

  想著右鉤拳的我,右手顫抖地緩緩舉起,羽龍在查覺到後立刻慌張地阻止我說道:「冷、冷靜啊!別為了這種事使用暴力!我的意思其實是要說妳很年輕啊!」

 

  「很……年輕?」雖然現在滿腦子只想痛扁他,但我聽聞後還是稍微停頓了一下。

 

  他看我動作似乎停了下來,便繼續說:「對、對啊,像妳的前方幾乎沒有發育,一定也是因為肉體還很年輕的關係!以後一定會更好的!」

 

  「可是我們不是不會成長嗎?」我愣了一會兒想到。「好、好像是耶?哈、哈哈……」發覺說錯話的他傻笑了幾秒,氣氛達到的冰點。

 

  在像南極般冰冷且空無一人的客廳裡,我們就這樣彼此對看了幾秒,同時我似乎聽到了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大概是我那條名為理性的繩子斷掉了吧?

 

  我毫不猶豫地全力朝著羽龍揮出一記右鉤拳,使得原本結冰的氣氛像是被戰爭開始的槍鳴聲擊碎一般,在此刻一觸即發。

 

  「哇啊啊啊!禁止使用暴力啊!」羽龍的反應很快,在我揮拳的那一剎那,他立刻抓住我的雙手制止我的攻擊,不過這並沒有阻礙到我想揍扁他的衝動,反而大喊著:「放開我!我要打死你啊!」

 

  「妳可是要打死我啊!我怎麼能放手!」

 

  「看在我是楚楚可憐的少女的份上,讓我把你打死啊!」我開始使盡全身的蠻力想掙脫,而羽龍使盡全力死命地抓住我的雙手喊著:「我可看不出來妳哪裡像是楚楚可憐的少女啊!」

 

  「很像啊!難道你從我的眼神看不出來嗎?」

 

  「完全看不出來啦!」

 

  就這樣你來我往地僵持了一段時間,回復冷靜後,我們疲累地再次坐回沙發上喘息。

 

  說起來我也真佩服自己能在這短短三分鐘弄得像是長跑回來一樣喘,或許常常這樣鬧就是我的瘦身配方也說不定。

 

  「真是的……每次都胡亂爆走……」羽龍扶著額頭抱怨道。

 

  你以為這是誰害的啊?還好意思這麼說,身為一個少女被妳這樣羞辱,我才想抱怨呢!真要說起來還不是你先來戲弄我,接著又嗆我長的矮、胸部小……嘖嘖,越想越氣,下次再這樣一定要把他揍扁!

 

 

  「那麼,妳剛剛是在想什麼事情呢?」

 

  「嗯?什麼事情?」突如其來的問句讓我頓時反應不過來,因此下意識的反問。

 

  「妳剛剛有說在想事情不是嗎?」聽到羽龍這麼一說,剛剛我的確有提到在想事情,什麼嘛,原來他有聽進去啊?那反而讓我更想揍他了……

 

  「嗯,對啊,我在想關於我們在這世界的疑點。」

 

  「真是的,又在想那件事呀?這個我不是說過很多次嗎?不知道的事想破頭了還是不知道,我們目前只要避人耳目地活著就好。」

 

  「話不能說這麼滿啊,一定會有什麼辦法可以突破現狀的!」

 

  「但現在並沒有任何突破口。」

 

  「可是……」

 

  「更何況妳失去的記憶還沒回復吧?」

 

  「……」

 

  原本要繼續辯論的我,在聽聞羽龍的話後,立刻閉上了嘴,說不出話來。

 

  「對不起,說到妳的痛處……」羽龍在意識到我欲言又止後,立刻慌張地道歉。

 

  「沒關係的,這不是你的錯,這是事實。」

 

  沒錯,我喪失了記憶。

 

  一年前,是羽龍將失去記憶昏倒在街上的我救了起來,他是我的恩人。

 

  羽龍似乎早已察覺到我也是能力者,在我醒來後立刻表明了能力者的身分,並邀請我一起將能力隱藏起來,過著平凡人的生活。之後的生活很平凡,但也很快樂,一直持續到現在。

 

  雖然說是喪失記憶,但卻清晰地記得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回憶。

 

  在一場大雨裡,我癱坐在地上,身旁沾染著鮮血,感到十分恐懼……眼前有一個人走到我的面前,將手慢慢地伸向我。在這之後所發生的事我就不記得了,也想不起來那個人的長相。

 

 

  「對了,聆音和蓮音人呢?」為了吹散這沉悶的氣氛,我刻意試著將話題轉移到她們身上。

 

  除了我和羽龍之外,還有兩名同伴,也就是聆音和蓮音這對雙胞胎姐妹。聆音是妹妹,蓮音是姐姐,她們在我加入前就已經和羽龍一起生活,她們當然也和我一樣是能力者,而且實力都很強呢,和羽龍三人過去被眾人取了個響亮的稱號,不過現在都禁止提起就是了。

 

  「她們兩個在房間裡睡覺,所以現在安靜的很。」

 

  「說得也是,聆音可是一刻都靜不下來呢。」在我語畢之後,我們立刻相視而笑。

 

  蓮音是個溫柔的女孩子,而且還打掃、縫紉、包紮傷口等樣樣精通,完全就是個可以嫁的賢妻;而聆音則是個開朗活潑的開心果,就如我說的一樣,猶如唯恐天下不亂一般可以瘋狂吵鬧,完全安靜不下來。

 

 

  羽龍轉頭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而時間顯示著兩點二十四分,他緩緩地站起來說道:「好了,我也差不多該準備去打工了。」

 

  「這麼早就要去啦?」

 

  「當然囉,我是上三點的班,如果現在不準備出發的話會遲到的。」

 

  「賺錢什麼的人類規則還真麻煩。」羽龍聽聞後,一臉彷彿說著「麻煩但總不能不做吧?」地苦笑著。

 

  等一下下……如果羽龍出門,而蓮音和聆音在睡覺的話不就剩我一個人要顧家?這樣也太無聊了吧?況且我也沒興致繼續想那些問題了,反正羽龍說得對,現在想這些也沒用。

 

  所以,我決定──

 

  「好啦,那我先去房間準備出門囉。」羽龍剛說完,我便從沙發上一躍而起說道:「我也要出門去街上晃晃。」

 

  「啊?妳也要出門?」羽龍聽聞便皺了皺眉頭,果然不太想讓我出去呢。

 

  「當然,一個人顧家很無聊,不如出去散散步。」

 

  「好啊,記得早點回來。」

 

  「真是的,就通融一下讓我出去散散步嘛,我會早……咦?你答應了?」

 

  平時我們都是以少出門為宗旨的,畢竟在外面有太多不安全的因素,但這次他卻爽快地答應了?讓我不由得有些驚訝。不過即使羽龍嚴重禁止,我也是曾經偷溜出去過啦,但也叫聆音幫我保密了,應該不會事跡敗露吧?

 

  「反正我說不行,妳也有可能會再偷溜出去啊。」

 

  「……」

 

  ……怎麼會?

 

  他原來早就知道了嗎?為什麼?聆音應該不會出賣我的啊……

 

  「別露出一副『你怎麼會知道?』的吃驚表情,順帶一提妳以為叫聆音跟我說妳關在房間裡睡覺,結果鞋子不在我會沒有注意到嗎?」

 

  嗚啊啊啊啊啊!原來我犯了這麼簡單的錯誤啊!

 

  在我驚訝的同時,羽龍先是無奈地說了一句:「真是的,就是因為妳這麼冒冒失失的,才不放心讓妳出門。」接著開了房門對我叮嚀道:「鑰匙記得要帶,以防聆音她們沒睡醒,還有絕對要避開『他們』,知道嗎?『他們』明目張膽地出現在街道上的頻率似乎越來越高。」

 

  「嗯,我知道啦,會小心一點的。」

 

  說完後他便進了房間,而我也帶上放在小桌子上的鑰匙、穿上鞋子愉快地走出大門。

 

  「我出門了。」

 

 

 

------------- 我是分隔線 -------------

 

  大家好,我是小鳶~

 

  第一章因為實際上有一萬五千多字,所以我為了保護大家的眼睛以及留住大家的耐性,我會視故事段落分開出,不過第一章(1)還是有點多字才告一段落呀~

 

  若各位讀者還滿意這部的開場白,請務必繼續捧場!各位讀者即是我的原動力啊(ˊ・ω・ˋ)

 

  那麼,黑色羽翼終於再開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鳶 的頭像
小鳶

BLACK WINGS(黑色羽翼)

小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