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龍所指的「他們」是那些會在街上鬧事殺人,胡作非為的一群人,同時也自稱為「神使」,為了展示身為能力者強大的他們,和隱藏起來的我們有如天壤之別。事實上對於神使的所作所為我並不是很了解,但看到總有心痛及不安感,或許是因為同樣身為能力者的關係吧?

 

  最近這幾個月發生的能力者事件有漸增的現象,而且似乎是有組織性的,但又感覺不出他們有共同的目標或具體的關聯性。

 

 

  在出門閒晃了一段距離後,我開始思考一個問題,說要出去晃晃,但我還真沒想過要去哪裡才好,難道只能漫無目的的散步嗎?

 

  「去市中心逛逛好了。」雖然我想這麼決定,但是那裡其實對我們來說十分危險,因為人群眾多,反而常常成為神使鬧事的地點,羽龍也常叮嚀要少去市區附近。

 

  我們所住的地方距離市區有一段距離,是比較偏遠的住宅區,不過附近便利商店林立,而且又有超商、洗衣店、郵局等……所以我們並不常進入市區,自然也不太會被神使波及。

 

  「今天的風還真大。」如此自言自語的我,隨意地抬起頭仰望不遠處的高樓,卻剛好看見有什麼在樓頂邊緣。仔細一看,那似乎是一個人,一個身穿白襯衫和黑色大衣、長褲的黑髮少年站在高樓邊緣。

 

  「……」

 

  咦?是自殺嗎?而且好死不死那裡四下無人啊,難道是想要孤獨的一走了之?

 

  這年頭壓力大就想不開要跳樓的人還真多,動不動就往下飛,體認到人生苦短也不是這樣吧?話說他還真是穿得全身黑啊……不對,重點不在這!救人要緊啊!

 

  當我才剛起步,正準備衝向大樓時,卻發現少年毫不猶豫地從樓頂墜落。

 

  「果然發現得太晚了嗎?」在我這麼認為而感到惋惜的同時,少年周圍忽然捲起一陣強風,隨後不可思議地消失在半空中。然而,目睹這樣神奇的畫面,第一直覺告訴我,眼前所見的並不是幻覺或特技表演之類的,而是迅速地想到更加實際的可能性……

 

  「是能力者?」如此猜測的我立刻慌張地轉身一蹬躲進一旁的暗巷裡,繃緊神經、絲毫不敢放鬆警戒。

 

  「那傢伙到底消失到哪去了?」明知道他徹底的從眼前消失了,卻還是不安的探頭出去尋找他的蹤影。想當然,不管再怎麼東張西望,一個人也沒有。

 

  如果他是跟「他們」一樣的人怎麼辦?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我。

 

  「小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後方突如其來的呼喊,讓正在胡思亂想的我嚇得魂飛魄散,趕緊轉過頭一看,是一名比我稍微高一點的金髮少女。

 

  「什麼嘛,原來是蘇菲亞,嚇死我了!」

 

  「吼唷,只是跟妳打個招呼而已,怎麼就跟看到鬼一樣?」少女鼓起臉頰稍稍地抱怨道。

 

  「抱歉抱歉,因為想事情想得出神了,所以就被嚇到了嘛!」

 

  眼前這位金髮碧眼的妹妹頭少女,名字叫做蘇菲亞,身穿白襯衫、黑色吊帶裙以及腿上綁了幾個蝴蝶結的黑色過膝長襪和咖啡色的短靴,特徵是頭頂上總是戴著一頂哥德蘿莉服常戴的那種黑色小圓帽。

 

  她看來只是裝裝樣子,並沒有真的生氣,露出一抹微笑開口:「好吧,原諒妳。不過,作為賠償就陪我去市區採買東西,好嗎?」

 

  我本來就想去市區,又煩惱一個人不安全,有個人陪同前往自然會比較好一些,這樣的提議可以說是正合我意。

 

  「好啊,那就走吧!」想當然我很乾脆地答應了,同時也將剛剛的警戒完全拋到了九霄雲外。

 

 

  接著我們便兩個人朝著市區的方向走去,從出發位置步行到市區約經過二十分鐘就會到達目的地。

 

  「市區真熱鬧呢!」

 

  「瞧妳這麼興奮,那是因為妳很少來市區吧,熱鬧歸熱鬧,這麼沒行動空間還是讓我很困擾的。」

 

  蘇菲亞和我走在人山人海的街上,處處有著發傳單的推銷員以及張貼著各式各樣的廣告,店家和大樓更是比住宅區還要密集,我不斷的東張西望看著琳瑯滿目的招牌和來去匆匆的人們。

 

  畢竟對我這個沒出過幾次門的人來說,這樣到市區可是像學生遠足一樣令人雀躍不已。

 

  「妳看妳看,廣場那邊在搭舞台的樣子耶!是要拍戲嗎?」

 

  面對過度興奮而問東問西的我,蘇菲亞彷彿露出「真拿妳沒辦法。」的表情,並淡然地回答著我。

 

  「我想那種規模的舞台應該只是樂團要表演吧,最近很紅那個叫做什麼回響來著?」

 

  「白音迴響?」

 

  「對對!就是她們沒錯,最近似乎有聽說她們要來松南市區的站前廣場進行小型的演唱會。」

 

  「哇!好想來看啊!那個叫做拉斐爾的主唱我好喜歡她的歌聲!」

 

  白音迴響是個據說去年才出道的樂團,但因主唱拉斐爾那獨特的歌喉讓其樂團在一瞬間爆紅,怎麼個獨特法呢?當她唱著抒情類歌曲時,不知為何能讓人就像被治癒一樣放鬆情緒,那優美的歌喉將歌詞的柔美詮釋得淋漓盡致!

 

  當然不只如此,搖滾音樂亦是難不倒她!每次聽都讓我有種振奮人心的感覺呀。然後那個吉他手,他──

 

  「喂喂!小九,快回神啊!」

 

  蘇菲亞大力地搖晃著我的肩膀喊道,隨後我從恍神模式再度將意識拉回了現實。

 

  「啊哈哈,抱歉又恍神了……」我吐了下舌頭賣個萌後,蘇菲亞鼓起臉頰向我抱怨:「真是的,妳到底是來陪我還是追星的啦,剛剛妳念念有詞地到底是在向誰介紹啦!」

 

  嗚啊……原來我還有念出來啊!好丟臉……

 

  「話說妳要我陪妳買什麼呀?我可以幫忙提東西唷!」

 

  我硬是轉移了話題,然而這時蘇菲亞似乎沒聽見我說的話,拿出了一個銀色的懷錶,看了下時間後小聲地喃喃自語:「時間看來差不多了……」

 

  「什麼時間差不多啦?」我不禁好奇問道。

 

  而蘇菲亞只是搖了搖頭:「沒什麼唷,只是我和人約的時間差不多了,接下來要先和小九分開囉,抱歉呢!沒控制好時間!」她說完不好意思的對我做了個90度鞠躬。

 

  「沒關係啦,有約的話就先去吧,我知道蘇菲亞一直都很重視遵守時間。」

 

  「……嗯,那我要往那邊走了,掰掰囉!」

 

  「掰掰。」

 

  我對著奔馳而去的蘇菲亞揮揮手,她的身影就這麼慢慢被人群所掩蓋,最後消失在我的眼前。

 

  那麼,接下來該去哪裡呢?時間感覺也還早,不然去遊樂場所逛逛吧!我有帶一些零用錢出來,遊戲機台真是人類殺時間的好發明啊。

 

  正當我準備付諸行動時,卻忽然從後方幾公尺處傳來一名女子「呀啊──」的尖叫聲。

 

  轉過身猛然一看,尖叫聲傳來的地方有個人躺在血泊之中,旁觀的群眾無不驚恐害怕,甚至逃跑,我則是立刻躲進一旁的轉角藏匿起來觀察。

 

  那人的正前方站著一名墨綠色頭髮的少年,拿著兩把造型特殊的銀色長槍微笑著,其中一把長槍的刀刃上沾染著鮮血,而那上揚的嘴角散發出一種讓我無法形容的不協調感。

 

  少年的身高目測大概比羽龍矮一點,右眼因為過長的瀏海而被遮住,左眼和髮色一樣是綠色,身穿七分袖的黑色外套和深藍色長褲,外套下是黑白相間的條紋T恤,腳上則是穿著棕色的皮鞋。

 

  這可真是被羽龍說中了,還真是明目張膽的出現在街道上啊……

 

  當我正冒著冷汗目睹這令人震懾的畫面,有一瞬間,那名少年如狩獵者般的眼神似乎和我四目相對,並散發著惡意的壓迫感,他的眼神彷彿透露著「我是獵人,而你們是獵物。」的訊息。

 

  有股如赤裸在暴風雪中的惡寒使我呆立在現場,回過神來周遭已經充滿了警車的鳴笛聲,除了警察外空無一人。

 

  「你這怪物!不准動!這附近已經被封鎖了!」

 

  四名警察舉著手槍包圍少年,警察明顯地保持距離警戒著,反觀他卻十分悠哉地環視著四周,絲毫不懼怕瞄準自己的手槍。

 

  「不是叫你別動嗎?再動我們可要開槍了!」其中一名警察大吼著。

 

  「警察先生們,冷靜點嘛,這個人的死不是我的錯喔,因為我沒有錯。」他聳著肩狂妄地說出不可理喻的言詞。

 

  「……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的立場啊?」

 

  「清楚,當然清楚,搞不清楚自己立場的是你們。」接著目中無人地向前走著,完全不把警察放在眼裡。

 

  「給我站住!」

 

  其中一位警察朝著少年扣下板機,槍聲響起,他卻像預料到一般,以一個轉身輕鬆地閃過子彈,下一瞬間已經奔至開槍的警察面前。

 

  「嗚啊啊!」一個突刺,槍刃筆直地刺進那名警察的左肩,制服伴隨著慘叫從深藍色染上暗紅色的鮮血。

 

 

  「是否該殺雞儆猴一下呢,警察先生?」他單腳將警察踹開,使得槍刃從傷口拔出。

 

  「好了,那你就率先去體驗一下輪迴吧。」接著便高舉長槍對著哀嚎的警察這麼說道,那名警察跌坐在地上,不斷用左手向後推移,其他警察也被驚嚇得說不出話來,只剩下絕望和恐懼。

 

  「目睹一切的我,雖然於心不忍,但為了不違背羽龍再三的叮嚀,只好視若無睹地離開現場。」雖然這麼說……

 

  但怎麼可能這麼做!

 

  正當少年長槍朝著警察筆直砍去,我朝著少年和警察衝刺,雙手握拳連接,像是拔刀出鞘一般拉開,一把寶劍隨著「出鞘」在手中構築成型,長槍和寶劍的刀刃在一瞬間交鋒,發出清脆的金屬碰撞聲。

 

  少年在交鋒後立刻向後跳了一步,表情似乎有些驚訝,但在打量了我一會兒後又詭異地揚起了嘴角。

 

  不知為何此時腦中迅速閃過羽龍在出門前的叮嚀,面目凝重地說道:「還有絕對要避開『他們』,知道嗎?」

 

  好、好像大事不妙,如果被羽龍知道我出手後,我可能……

 

  會被永遠禁足吧?

 

  不管了,現在先應付眼前的麻煩吧!反正我也是救人,是個正當理由,只要好好解釋他一定會諒解的!大概啦……

 

 

  「我說,你就這麼明目張膽地在街上亂殺人,不太好吧?」我一臉嚴肅地調侃正看著我露出詭異笑容的綠髮少年,這笑容真讓我感到混身不自在。

 

  「這妳就不懂了,某方面來說我也是受害者啊。」

 

  聽聞他那毫無邏輯可言的辯解令我感到惱怒,並說道:「你怎麼看都比較像加害者。」接著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不料他卻開始大笑了起來,並嘲諷般地說道:「也比不上妳來得像啊,罪孽的女王!」

 

  「罪孽的……女王?」

 

  在我尚未從遲疑中理解這段話的同時,他繼續說道:「抱歉抱歉,我都忘記妳已經『重置』過了,妳所遺忘的罪孽,可是比我還要沉重,不過還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女王啊。」

 

  在聽到這番話之後,我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著,不管是倉皇失措也好興奮也罷,現在我知道一件事。

 

  「他知道關於我的事……」光是認知到這件事就令我無法壓抑心中的股動,心臟的脈動不斷加快,心跳聲如在耳邊跳動般清晰。

 

  想必這就是所謂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吧?

 

 

------------- 我是分隔線 -------------

 

  大家好~這裡又是小鳶~

 

  第一章(2)火速發佈啦~不過也是因為本來就有存稿啦(ˊ・ω・ˋ)((立刻被群眾怒瞪

 

  萬事起頭難,不過我會堅持下去的!希望對這部有興趣的讀者們願意繼續支持!

 

  過一陣子會再度更新下一篇的,敬請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鳶 的頭像
小鳶

BLACK WINGS(黑色羽翼)

小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宇宮
  • 蛇蛇粗乃惹////艸////
  • 翻譯:冥出來惹////艸//// ((這也要翻譯?!

    小鳶 於 2015/06/23 15:48 回覆

  • 悄悄話